本文源自:UVIC

 

如果在路上撿到個錢包,你的第一反應是什么?

優姐可能是找找附近保安亭、派出所之類的,交給靠譜的保安、柜臺人員或者警察吧。

最近《科學》期刊的一篇論文,就和還錢包這件事有關系。

美國的《科學》和英國的《自然》作為兩大世界頂級學術期刊,曾經刊登發表過不少各個學科最前沿、最有社會影響力的研究結果。

但6月發布的《全球公民的誠信《Civic honesty around the globe》卻在國內引來不少的爭議。

這篇論文說的是一個實驗,全球44個國家的公民誠信度實驗。

這個實驗簡單的說,就是三個字:還錢包.....

實驗小組準備了1萬7千多個特制錢包,將它們分發到44個國家的355個城市。

每個國家大概有400多個測試點,地點包括了博物館、銀行、警察局、酒店、法院和郵局。

錢包統一都是個透明的名片盒,設計的目的是讓撿錢包的人隨時能看見里面的物品。里面有三張印有當地語言的普通名片,一張購物清單和13.45美元(有一半的錢包沒有錢)。

實驗小組分發錢包的方式有點特別~志愿者拿著錢包去柜臺,找到前臺人員說:“我在XXX撿到個錢包,但有急事得走,可以幫我照看嗎?”,隨后揚長而去。

因為名片上只有失主名字和郵箱地址,所以實驗檢測的是那些拿到錢包的人是否會在100天內發郵件聯系失主,歸還錢包。

額,就看看誰發了郵件去聯系錢包的失主,這誠信的標準有點迷......

實驗小組根據大伙還錢包的概率,制作了一張各國排行榜。

從這張圖能看出兩個結論:有現金的錢包歸還概率遠高于沒錢的,以及各個國家的誠信度排名。

排名最高的國家是瑞士、挪威,但是中國卻華麗麗地墊了底,成了唯一歸還率低于10%的國家。

為啥?14億的中國人民居然是誠信度最低的???

帶著這個疑問,視頻博主@歪果仁研究協會決定在北京街頭重新做一次撿錢包測試。

一群歪果仁準備了30個錢包和N種聯系方式。

每個錢包里有數額不等的錢,名片上有姓名、手機號、微信和郵箱。

截圖來自歪果仁研究協會

他們為了能有足夠豐富的樣本,把錢包分發在不同檔次的旅館、劇場和電影院前臺。

截圖來自歪果仁研究協會

組員們也是拿著錢包找前臺人員:“有人丟了錢包,希望工作人員可以聯絡歸還。”

大家開始等電話,究竟會有多少人聯系他們呢?

截圖來自歪果仁研究協會

他們的手機鈴聲一個接一個地響了,陸陸續續得到了還錢包的信息。

組員們除了感謝以外,也順便在電話里解釋自己在進行的實驗以及實驗目的。

截圖來自歪果仁研究協會

最終,錢包的歸還率為73.5%,遠遠高于論文中的概率。

截圖來自歪果仁研究協會

為啥兩個實驗會差距這么大呢?這又證明了什么?

從小方面來說,不同國家的公民常使用的聯系方式不同,影響了結論的準確性。

歐美國家為了保護隱私,在和陌生人聯系溝通時喜歡用郵箱。

但在中國,大伙除了求職、工作或者學習以外,幾乎不怎么使用郵箱,更別說要為了還錢包而發郵件給陌生人。

比起不實用的郵箱,我們最常見的聯系方式還是打電話,其次是加微信好友來聯系。

從大的方面說,上一個實驗沒有考慮到國家的文化差異和當地人民的生活習慣,惹來大伙的質疑。

如果只是野雞雜志的三流實驗,大伙們可能也沒那么氣憤。

結果,這篇有這么多bug、條件不嚴謹的論文卻能夠在《科學》期刊發表,所以大伙才會排著隊來diss。

同時,《科學》期刊作為世界頂尖學術期刊,如此敏感的排名也會對中國產生不小的負面影響。

 

網友們除了吐槽找實驗的bug,還直接來了個現身說法。

有些人是撿錢包,通過錢包里的蛛絲馬跡,用電話聯系到了失主。

還有些人是自己的錢包丟了,后來錢包被好心人送了回來。

誠信度說到底個抽象的名詞,這兩個實驗都有許多不嚴謹的地方,還錢包實驗也不可能真實驗證一個國家的誠信水平。

正如一位網友說的那樣:每個國家都有誠信與不誠信的人,不能被隨意定義。而我們作為從小一直被教育誠信的人,大多數人還是比較崇尚“物歸原主”。

你有過撿錢包或者找回錢包的經歷嗎?對這個誠信度實驗,你又怎么看呢?

關于誠信這件事,中國留學生被抨擊最多的就是諸如“論文代寫”之類的。優姐想說,出了國之后,大家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國人形象。

如果你想為中國留學生正名,優姐等你。